• 第一百一十八章乱棘伏兵六恶逞凶(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鄯叶之地,黄沙万里,昼夜温差极大,中午太阳暴晒之下,常人体内水分蒸发都能在体表形成一层薄雾,走不出二三十里路程就会脱水而死。哪怕修炼有成的武者、术士,能够运用真气、法术减缓体内水分蒸发,但是对体力的消耗仍然十分惊人,所以从一个绿洲赶往下一个绿洲休整的时间,对于行走在鄯叶的旅人来说,不仅仅是能否按时吃饭睡觉那么简单,而是涉及到是否能够生存下来的严重问题。

          古家商队本就比寻常商队行进缓慢,虽然马家寨和鬼脸蜘蛛的伏击被古家商队提前察觉,并且进行了完美的歼灭,但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使得他们抵达绿洲休整的时间进一步延迟。

          抬起手挡在眉前,望了望天上红彤彤的烈日,古梦崖一言不发,也没有回头去看整装待发的护卫们,只是在心头暗自骂了一句。

          古心毅骑着三目玄虎走将过来:“在担心?”

          古梦崖苦笑道:“是啊!麻烦大了!”

          古心毅也是一阵无奈:“沙漠里面没法休整,我们必须前进。”

          古梦崖点了点头:“不愧是正规军队,时机把±握跟土匪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以此同时,就在他们前方十里外的乱棘谷山壁之上,大约五百名大秦将士潜伏其中。

          鄯叶的沙漠除了零星散落其中的绿洲,其余地方几乎寸草不生,偶尔可见的植物,也大多是贴地生长,人类完全无法潜伏其中。乱棘谷却是一个异数,当地生长着一种名叫乌棘、形如荆棘的灌木,高可齐腰、滕蔓丛生,人趴伏之内,倒是可以隐蔽身形。

          不过乌棘也不适合藏身,此物通体坚刺、无叶无花,尖锐的棘刺划破皮肤虽然不会致命,但是会让人痒痛难当,而且作为沙漠中罕有的植被,即使对人没有任何用处,也是某些生物生存的根本,比如它的汁液是沙蚜的美食,而沙蚜又是铁皮蜥蜴食谱的一部分,铁皮蜥蜴又会引来黄斑枯木蛇。

          黄斑枯木蛇乃是鄯叶七大毒之一,凶名远播,但是数量稀少,往往在乌棘丛附近待上好几天都不会遇上,如果说这还可以赌赌运气,那么在沙漠中奔驰如飞、唾液具有极强腐蚀性的铁皮蜥蜴则是乌棘丛的常客,在乌棘丛中走动,不到三个呼吸必然会引来对生物体温极度敏感的铁皮蜥蜴攻击。

          但是现在,早已将乱棘谷的危险生物清剿一空,并且在皮肤表面涂抹了药物的大秦将士,在掩护身份的鄯叶服装外面,小心翼翼的编织出一笼乌棘藤条,蹲在清理出的乌棘丛空隙之间,一动不动,静待古家商队入彀。

          领军的大秦将领蒙克蹲在队伍的最前方,双手按在地上,双目炯炯,盯着谷口方向,仿佛一只猎豹,随时准备扑击而出。

          忽然间,他的耳畔传来衣衫破空之声。

          蒙克头也不回:“索尔,怎么样?”

          一个双手各持一柄十字寒光剑的汉子走到魁梧大汉身后,低声道:“将军,对方快到了。”

          蒙克淡淡地道:“那几帮匪徒到现在都没有动手?”

          索尔道:“应该动手了,我看古家商队的护卫身上都有战斗过的痕迹。”

          蒙克沉声道:“古家商队减员多少?”

          索尔声音顿了顿:“没有。”

          蒙克双肩一颤,转过头来:“没有?”

          “没有。”索尔道:“末将逐一清点,他们的人员数量与在豪杰客栈住宿时分毫不差。”

          蒙克叹气道:“根据我们前期的调查,打算对他们下手的匪帮不少,其中颇有一些高手,原本还指望靠他们消耗古家商队的实力,想不到……唉!”

          索尔咬牙道:“可恨古家如此强大的武力,竟然背弃天长,实在罪无可恕。这些唯利是图的商人统统都该死!”说着声音一沉:“将军,如果,嗯,我说如果我们无法夺下这批军械,便将古家走私军械的消息透露给鄯叶的异教徒,如何?”

          蒙克勃然怒道:“混蛋!怎么可以心存这样的念头?叛军是我们敌人,鄯叶的异教徒难道就不是我们敌人了?难道你想背叛天长,投向异教邪神的怀抱!”

          索尔低头道:“将军,我们此次潜入鄯叶,无论成败,都没有可能活着离开这个异教徒统治的邪恶国度,这是你知道的。”

          身为此次行动的首领,蒙克自然知道自己与麾下五百精兵经此一役必死无疑。由于不可调和的宗教矛盾,数千年来,大秦与鄯叶三年一小战、十年一大战,每家每户都有亲人死在对方手里上,一代接一代,绵绵无绝期,这种深入骨髓的仇恨就算倾尽七海之水也无法洗清,所以一旦他们的行迹暴露,他们将面对的是鄯叶举国围剿,绝对没有可能横穿鄯叶回归故里。不过作为从小接受天教洗脑的正牌骑士,索尔心中并无畏惧:“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你畏惧了吗?”

          索尔面露痛苦之色:“现在叛军势力越来越大,就连圣堂骑士团出马也无法将其镇压。而古家商队这次运送的军械威力巨大,如果到了叛军手里,恐怕就连圣城都没法守住。”

          蒙克一脸刚毅的说道:“所以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销毁这些军械,哪怕死至一兵一卒也绝对不能放弃。”

          索尔反问道:“但是如果我们全都死光了也销毁不了呢?”

          “这不可能!”蒙克仿佛受了绝大的刺激,面容扭曲的低吼道:“索尔!你的想法很危险,你的信仰已经动摇,魔鬼在你内心滋生!你要相信,天长光辉永在,我们必将摧毁一切敌人!”

          索尔的脸色更加痛苦:“可是将军,天经第五章明确教导我们,天长会赐予我们失败,作为我们是否虔诚的考验。”

          蒙克面色稍和:“如果是天长的考验,我们只要坦然面对,接受我们的命运。”说着抬起头,满脸虔诚的仰望着天空,用右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天长注视着人间的一切,异端必将永坠火狱,您忠实的仆人蒙克,将遵从您的指引,无所畏惧的踏上您预定的归宿。”

          索尔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与蒙克不同,蒙克是贵族出身,从小就接受专门的圣堂骑士教育,满心都是对天教的忠诚,信仰极其坚定,而索尔则是个从底层士兵摸爬滚打出来的低级将领,信仰对他来说,最大的功能就是小时候每天去教堂背诵经文,就可以在教堂领到免费的清粥和木薯饼,在这个过程中,他见到了教堂的仁爱与慈悲,也见识到了教士在施舍过程中的贪婪与刻薄。

          一个只接受世界拥有光明的人,与一个见过光明阴暗面的人,他们对世界的看法,必然存在着差异。前者拥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宗教狂信与洁癖,而后者更倾向于功利的解决问题。

          从索尔的角度来说,鄯叶就算得到这批军械,也不可能攻占大秦,但是叛军得到这批军械,大秦的天就要翻了。所以宁可让它落在鄯叶手中,也不能让它落到叛军手中,可惜,蒙克不接受任何折中。

          蒙克看出索尔的纠结,平和的教诲道:“索尔,这批军械无论落在叛军手中,还是落在鄯叶的异教徒手中,都会成为杀戮我天长忠实仆人的凶器,没有哪一种结果更好的说法。我们要对天长有信心,天长会保佑我们胜利的,哪怕我们这批人失败了,胜利也必将属于虔诚的大秦子民。”

          索尔叹了口气,不再争取,心灰意冷的想着:“算了,反正我就知道说了白说。”想到这里,强自振奋精神:“还要我再打探一次?”

          “不必了。”蒙克说道:“沙漠中无处隐蔽,加上古家商队警卫森严,刺探他们很容易被发现。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路线和人数,准备迎战吧。”

          索尔正要应声,忽然双目圆睁,盯着谷口。

          蒙克立即警觉,随即转头望去,只见乱棘谷谷口现出六个人影,正是乌山六恶。

          蒙克又惊又气,额头青筋爆出:“这六个小贼来这里干嘛?”

          索尔凝目远眺,惊疑不定地道:“这六个人走路的姿势好奇怪,面部表情也不正常。”

          蒙克被索尔一语惊醒:“不错,这六个人有古怪。”不过即使觉得乌山六恶不妥,他也不敢有所举动,否则身形暴露,这场伏击便成了笑话。

          蒙克、索尔说话之间,乌山六恶已经进入了乱棘谷,五恶汪兵、六恶张强突然发了疯一般,拔出武器一阵乱砍,一路披荆斩棘,将沿途触手可及的乌棘尽数砍断在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