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章断裂吧最初的因果(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嘿嘿嘿~地藏王,好久不见啊。。。。我的前世!”

          虚空之上,一身狼狈模样的天河剑圣与那‘地藏王’近乎于是四目相对,手中不知何时拿到的长剑稳稳地刺入了‘地藏王’的眼角眉梢之处尽是潇洒不羁,但是这潇洒不羁当中却也蕴含着近乎于是怨毒一般的怒焰和仇恨的光芒,原本清朗的声音此时更是说不出的森寒沙哑“嘿嘿嘿,一万,不,十万年了啊,终于,还是让我又一次见到你了。。。”

          “地藏王,引爆了人妖两族生死之战。。。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因你而亡!”

          “哈哈哈,地藏王,纳命来!”

          “阿弥陀佛,尊者已经走入了魔道。”

          而与此同时,一声大笑,一声佛号同时响起,原本已经是放弃了全部抵抗被冈田信等人控制住的千秋寺传人和清虚宗掌教皇甫文成身上却是陡然爆发出了两股令人心惊胆战的恐怖气势,几乎是瞬间便是摆脱了身上的禁锢封印,化作了一道明亮的剑光以及一道澄澈佛光出现在了被天河剑圣一剑穿胸的‘地藏王’身前,与天河剑圣相对而立,站成了天地人三才之位,而下一瞬,磅礴而又循环无端的力量便是从这三人的身上重新浮现。

          那是,阵法!

          封印的阵法!

          足以令得世间一等一的强者都为之而颤栗的力量在皇甫文成,天河剑圣,以及那俊雅的僧人身上浮现,光华如水般流转之际气势却是越发地磅礴强悍,气魄涨之又涨,即便是一向清冷如同剑锋的剑之君主夜都是面色微变,清冷的面容之上几乎是不可抑止地浮现了点点震撼之色——

          这般气势,恐怕是她,不,哪怕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强者叠加起来都会被瞬间如同碾碎一只蝼蚁般碾压成湮粉!

          但是,面对着这股恐怖的气势,那‘地藏王’却是连最细微的震撼表情都不曾浮现过一丝一缕,眉眼依旧低垂,缓缓说道:“却是不曾想,施主如此恨我,这般的痴念,已然是如魔了,阿弥陀佛,此番的确怪贫僧,却是将那方世界不曾毁灭了个干净,令得诸位施主心中执念难消。。。凡尘皆苦,六欲难消,罪过,罪过。”

          毁灭一方世界!

          ‘地藏王’的声音低沉,但是在此时还尚存的夜等人心中却是无比地震撼——一方世界!那其中可是有着万千生灵所在,竟然,就因为他觉得人生苦涩,六欲难消,便是这样生生地毁去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噩梦!又是怎样恐怖的存在啊!

          偏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僧人的眉眼神情依旧是无比地温和慈悲,本应当能够让人不自觉地去亲近他,但是此时却只能够让人更加觉得身心冰冷森寒!

          “是吗?”

          听到了‘地藏王’的温和声音,天河剑圣只是低低地发出了一声嗤笑,眼角的煞气却是越发地浓重了几分,也不曾多说什么,修长的右手缓缓抬起,成千上万的剑意便是从他的身上蜂拥而起,转动混合,浩瀚无际的星河在他的背后斧下,星河流转之间哗哗哗的轻响声在每一个人的心底深处响起。

          天河剑意!

          灵剑纵横,千万里天河流转!狂生披靡,败尽七十二豪杰雄主!

          而在天河剑圣身上爆发出了天河剑意之时一股极为凌厉纯粹的剑意的时候,另外一股极度锋利狂暴的剑意便是从皇甫文成的身上轻吟而现,并不是如同陈飞或者天河剑圣那样由无数半神级剑意组合而成的强大,从皇甫文成身上爆发而出的剑意极为简单,但是在很多情况之下,至简也便是意味着至纯!

          一剑锋锐,可破尽天下诸般如意妙法!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似乎直欲撕裂整个世界的疯狂剑啸声中,轻柔虔诚的佛号声却是不紧不慢地缓缓响起,充满了温和笃定却也坚韧不拔的意志,似乎整个世界都为之而安定沉着了下来,千秋寺的那名清俊僧人右手缓缓地转动着那一串古朴的念珠,至纯至厚的佛门气息缓缓从他的身上浮现,牢牢地锁定住了自己的阵法位置!

          天河剑意——至繁至大,应证天之浩渺!

          佛门真意——至纯至厚,应证地之厚重!

          清虚剑意——至简至纯,应证人之坚决!

          三位顶尖的强者,三种强大无比的力量,关键是这些力量更是无比地契合着三才阵法的奥义,一股无形但却能够让任何人清晰感受到的强悍气息在天地人三才之位上疯狂的流转着,每一个转动,这一股力量的磅礴程度便是上了一个台阶,不过是短短的数息时间,这股气势的强悍程度便是令得被三人封锁在中央,原本面容平静的‘地藏王’眉头微微皱起,心念微动,右掌笔直竖起,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从掌缘之上撕裂空气,劈斩而下!

          明明散发着淡淡的佛门气势,但是那无匹的锋锐感却毫无疑问是顶尖的剑术!似乎这个占据了陈飞身躯的‘地藏王’不但拥有着极为强大的佛门修为,即便是陈飞百般历练得到的剑术也是可以随意使用,甚至于是在陈飞的剑术体系当中糅合了佛门的意境和锻体之术,从而变得更为强悍!

          但是如此更为强悍化的恐怖剑光却是连天河剑圣的衣角都不曾碰触到,便是被一股股如同丝线般极其坚韧却也连绵不绝的力量所层层削弱,直到最后,这足以将一座人族的城池直接从中央劈斩成两半的恐怖剑光竟是化作了一道微风,连袖袍都是不曾吹起!

          此时,那占据了陈飞身躯的‘地藏王’终究是面色大变!

          “文成!千秋!”

          就在这时,一声暴喝从天河剑圣嘴中出现,皇甫文成,千秋寺传人不曾应答,但是两者身体之上的恐怖气势却是在短短的三息时间之内一涨再涨,三者之外的一层世界甚至于是在这个股气势的波及之下便是彻底碎裂消失!展现出了极为森然的墨色虚无混沌!

          “三才之阵,封!‘地藏王’,在这个世界当中,与我等一同沉寂至死亡吧!”

          手中的剑诀飞速地转换着,天河剑圣潇洒的脸上此时满是极度的狰狞与杀意,一股极度锋锐,一股浩瀚澄澈的气势分别从皇甫文成和千秋寺传人的身上传导入了天河剑圣的手中,几乎是幻化成了一片残影的手掌微微一顿,露出了天河剑圣修长的手指,十指交互之间,一个卍字符文从他的掌心当中缓缓浮现——

          以大成巅峰程度的清虚剑意为基础,以千秋寺传人的一身佛门修为为核心,最后由天河剑圣囊括了世间万事万物的天河剑意为力量之源完成最后对于‘地藏王’的封印!

          封印符文浮现的时候,天河剑圣的脸色几乎是瞬间便是变得惨白一片,但是他的双目当中却有着一种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意,不但是他,即便是那放下了心中执念的俊雅僧人此时脸上都是已经微微动容。

          但是就在这时,被三人包围在中心,似乎是已经失去了反抗力量的‘地藏王’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股诡秘的笑意,下一瞬,与天河剑圣一般无二的恐怖剑意——由天上天下古往今来的一切剑意组成的磅礴意志陡然浮现,陈飞指尖墨色的戒指霎时间崩裂成了湮粉,但是一柄暗金色的长剑却是从其中纵跃而出,鸣啸着落入了‘地藏王’的手掌当中,剑身凄厉颤抖,令得‘地藏王’的眉头微微一皱,磅礴的佛门真元瞬间将长剑抹去,只是化作了一道最为本源的锋锐之力,承载着陈飞自身修为的万千剑意朝着天河剑圣的胸膛处狠狠地贯穿而去!

          噗呲!

          殷红的鲜血从天河剑圣的胸膛当中如同喷泉般洒落长空——陈飞自身的万千剑意被‘地藏王’完美的利用,配合着‘暗日剑’的宝具本源与天河剑圣的天河剑意完全抵消,而在下一瞬,一只修长的臂膀便是将没有了最后一层保障的三才封印直接打算,随即,贯穿了他的胸膛!

          “阿弥陀佛,陈落,棋差一招,满盘皆输的感觉如何?贫僧记得你当年可以算是一个算无遗漏的家伙,那么你为何不曾算得出来,陈飞这个贫僧这一世的应身可以掌握了你当年赖以纵横天下的万千剑意?”

          淡淡的声音,依旧是温润慈悲,但是无疑却是充满了胜利者俯视失败者的淡淡嘲弄之色,令得气息越发孱弱的天河剑圣身躯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沾染了浓浓鲜血的手掌似乎是最后的挣扎一般无力地搭在了‘地藏王’穿过了自己胸膛之上的臂膀,但是就在此时,一股绝对不应该属于是濒死之人的磅礴巨力却是从天河剑圣沾染了鲜血的手掌之上传来,将‘地藏王’的身躯直接与自己的身躯牢牢地固定,而那熟悉的嘲弄语气更是令得‘地藏王’神色霎时大变!

          “咳咳咳。。。我当然知道了,因为这万千剑意,便是我传授给他的啊。。。”

          “文成!千秋!”

          隐含杀机的暴喝声令得‘地藏王’的面色霎时大变,身形一动便是想要抽身急退,但是天河剑圣那握剑的手掌之上却是不知从何处涌现出了近乎于是无穷无尽的恐怖力量,即便是‘地藏王’拼命挣扎,也是难以动弹分毫,而就在这时,一股狂暴的剑意从皇甫文成的身上急速涌现,似乎是要将这老天生生捅穿了去一般,那清俊的中年脸上露出了混杂着深情与痛苦的神情,伸出右手,只能听到了一声清越剑吟,一道流光便是从那地面之上升腾而起——剑身古朴,隐隐有龙魂缠绕其上,但是不同于之前的怨恨,此时龙脊剑之上并没有半点怨气,分明便是自愿成为剑身剑魂!

          “地藏王,我要你死!”

          宛若是冰川之上的低吟,一个充满了通透感的人形从皇甫文成身上飞出,化作了一道剑光狠狠地斩在了面色大变的‘地藏王’身躯之上,没有刀剑入体的狰狞,只是轻轻地宛如是泡沫破碎的声音响起,一个金色的身形从陈飞的身上浮现,面容与陈飞以及天河剑圣一般无二,只是神色狰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