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赠君明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紧闭着的窗户突地推开――

          一张混合着惊奇错愕麻木.呆板但却又是极度欣喜欢愉的苍白面容仰视星光喃喃道:

          “天是不是快亮了……天是不是快亮……”

          她身后响起一个慈祥的声音:

          “天是不是快亮了该用你心里的眼睛去看知道么?你若想得到幸福你就该自己先快活起来。无广告的~顶点~网收藏~顶点书城”

          她轻轻掩上窗户:“外面风大你的伤还没有好。”然后回转身:

          “琳儿!我方才和你静哥哥谈了许久现在……”

          语声未了静夜之中突然有一阵急遽的马蹄声随风传来戛然停顿在客栈门前接着便是敲门声人语声……然后马蹄声又自远去。

          孙敏眉峰微皱方自在奇怪着这阵马蹄声来去之匆遽。

          那知……

          却听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走入跨院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

          “夫人还没有睡么?”

          孙敏霍然长身而起打开房门却见睡意方浓的店伙正自手捧一方紫檀木匣呆呆地站在门口陪着笑道:

          “方才有人将这匣东西送来叫小的交给夫人说里面全是珍贵之物小的不敢耽误因此即刻就送来了正好夫人没有睡……”

          孙敏心中大为惊奇口中却是淡淡说了声:

          “知道了!”顺手接过那方紫檀木匣:“半夜把你惊动真不好意思!”

          递出半锭银子店伙千恩万谢地走了孙敏手捧木匣却仍在呆呆地出着神。

          这是一方制作得极其精致的紫檀木匣灯光从身后映出!她可以极其清晰地看清匣上的花纹。

          那是富贵人家常见的吉祥雕刻!“鸾凤合鸣”。她迟疑着转回身暗问自己:“这里面是什么?谁送来的?”

          凌琳呆呆地凝视着她母亲只见她缓缓打开木匣突地!一阵强烈的珠光自匣中腾起凌琳忍不住要问:

          “这是什么?”

          那知她话还没有问出孙敏身上竟突地起了一阵颤抖面容也变得异样苍白。

          噗地一声――

          紫檀木匣落到地上竟散出数十粒明珠随地流转凌琳轻呼一声却见她母亲颤抖着的手掌中自拿着一方纸柬。

          她忍不住跑了过去从她母亲颤抖着的手掌中接过这方纸柬昏黄的灯光映着俊秀的字迹:

          “欣闻喜讯赠君明味珠映璧人百年好合!”

          平凡的字迹平凡的语句既无上款亦无署名这原该没有丝毫值得孙敏惊异之处呀!

          凌琳愕了愕目光转向她母亲刹那之间她心里突也闪电般掠过一个心念娇躯一软后退三步惊呼着道:

          “是他!是他!难道是他?”

          孙敏目光低垂地上的珠光仍在满地流转她暗中惊忖:

          “是不是他?大约是他?他难道没有死?除了他还有谁!”

          她在心底深处无法解释地直觉感到赠珠的人一定是他?

          但是她口中却仍强自缓缓道:

          “琳儿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是他?”

          凌琳圆睁明眸:

          “妈!你一定也知道是他不然你为什么会这样吃惊呢?妈!你说是吗?你说是吗?你说是吗?”

          她一连说了三声“你说是吗?”说到最后一声她已紧紧抓着她妈妈的肩头像是要从她妈妈身上证实她自己的想法。

          “我们方才说的话他全都听到了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不进来呢?难道……难道……”

          她一遍又一遍地低语着每说一遍她的一双明眸之中就不知要流出多少粒泪珠比地上流转着的明珠更珍贵更晶莹的泪珠!

          孙敏沉重地叹息着轻拍着她女儿的秀却只会反覆着说:

          “傻孩子!你怎么知道是他?傻孩子!你怎么知道是他?”

          窗外风声簌然凌琳突地一声大呼:

          “他还没有走他还在外面!”

          一步掠到窗前劈手一掌击开窗门目光转处突又一声惊呼连退三步厉道

          “你是谁?你来干什么?”

          叱声未了一阵大笑之声已由窗外传入星光下一条矮胖人影当窗而立孙敏只觉心头一寒刷地掠向床头抽出床头的雪刃刀光一闪方待去灯火却听窗外人影已自哈哈笑道:

          “夫人旦莫惊惶在下此来实无恶意。”

          灯火微花一条人影已自穿窗而入一身闪亮的金衫虽衬得他的身材极为臃肿但是他身手的灵敏矫健却又不禁使得孙敏心头一震沉声叱道:

          “朋友是谁?既无恶意深夜之中闯人私室却又是为了什么?”

          这人影身形方定目光一转轻轻瞟过木立墙边的锺静抱拳一揖一揖到地哈哈笑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