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0章声音大了不起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焱天门的人来的比古漠想的要早,一行上百骑,皆身着大红的焱纹袍,没有喧哗,就连胯下战兽都没有发出一声吼叫,静默的可怕。

          这百骑人马,都是焱天门的精锐,直属于陈烈麾下,战力很强。

          相比之下,古漠手下的人就要差不少,见到焱天门来人,全都慌乱起来,半天都没能组织起阵型,松散吵闹乱成了一锅粥。

          好在古漠和秦风很快赶到,众人有了主心骨,这才稳住了局势,没有出什么乱子。

          “在下古漠,奉命镇守东城门,焱天门的诸位前来有何贵干?”

          古漠冲着那边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喊道。

          听到古漠的喊声,不远处的焱天门骑军从中让出了一个通道,一名年轻人骑着生有三个狰狞头颅的异种火云狮,缓缓出现,陈诩就跟在后面,冷冷的望着这边。

          秦风见到为首那人,愣了一愣,认出了陈烈,不由得笑了,真是冤家路窄啊!

          陈诩见到秦风非但不怕,还不知死活的在那里笑,顿时怒火中烧,指着秦风对陈烈道:“大哥,就是那人,你看他那模样,当真是狂妄之极!”

          秦风当初击败陈烈,用的是鬼邪的身份,后来天峰秘境出了意外,再加上不久后尸祸爆发,秦风在战城做出的那些事,也就渐渐淡出了众人视野,陈烈也没有去调查鬼邪的真实身份,只是心中仍然耿耿于怀罢了。

          陈烈是个高傲的人,当初独自杀到战城,嘲笑云海郡无人的便是他,不过随即被秦风打了脸,也只能说他运气差。

          身为焱天门宗主候选人,他是有骄傲的资格的,但他终究只是个年轻人,底子还薄。

          这次亲自带领百骑兴师问罪,陈诩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未尝没有立威的意愿。

          他要教云海郡的人,都听过他陈烈的名字,要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这样一来,无论是焱天门的高层,还是他们青天郡之人,都不会再小觑自己。

          “古统领,我听说你昨天打了个大胜仗,可是威风得很啊,连我焱天门之人都能不放在眼里。”陈烈的问罪之言还是说出了口,嘴角噙着冷笑。

          古漠确实面露惊容,连道:“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陈烈陈都统吧!在下与众兄弟昨天的确打退了一次冥兽潮,可是不把焱天门放在眼里却又该从何说起?陈都统恐怕是误会了吧!”

          “误会”陈烈轻蔑一笑,然后递了一个眼神给陈诩。

          后者会意,驾驭战兽前进几步,喝骂道:“姓古的,我不过是发现了几个冥土奸细,你却欲包庇,还将我折辱了一番,这才过了一夜,不会就忘了吧!”

          陈烈朝着陈诩微微颔首,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古漠身上:“古统领,对此,你有什么解释吗?”

          “实不相瞒,陈统领所说的冥土奸细,实在是无稽之谈,至于折辱一事,有个词叫做自取其辱,这么解释,不知陈都统明白了没有。”古漠这话几乎有些针锋相对了,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好!好个自取其辱!”陈烈突然大笑起来,而他身后的陈诩脸色却是铁青,浑身都在颤抖,双眼通红,恨不得立即杀上去。

          “可他终究是我的胞弟啊!承受我的怒火、焱天门的怒火,你们准备好了吗?”陈烈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冰冷凌厉,杀气腾腾。

          他胯下的异种火云狮,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杀意战意,三颗狰狞头颅都仰天嘶吼起来,带动了上百战兽都同时嘶吼,声势惊人。

          就在这震天嘶吼中,一道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明明声音不大,却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声音大了不起啊,神经病!”

          秦风将体内四大神君的气息释放了一些,那些正在嘶吼的战兽全都闭上了嘴,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有些不堪的甚至直接跪倒在地,将脑袋趴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

          一时间,四下一片安静,而秦风的声音就这样在所有人耳中回荡开,让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本意气风发的陈烈,此时的脸色有些阴沉,因为他的坐骑也蔫了,虽然不至于跪倒在地,但也是拉拢着脑袋,四条腿都在微微颤抖。

          “你、你究竟是何方妖人?使的什么妖法?”陈诩刚才被自己的战兽甩下了地,狼狈不堪,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边兴师动众赶来问罪,可是最后受辱的却还是自己。

          但他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肯定是那个年轻人,那个白衣白袍的年轻人。

          “妖法吗?呵……”秦风呵呵一笑,没有回答,但那语气神态,无疑像是一个巴掌,打在了陈诩的脸上。

          “你是什么人?”陈烈双眼一眯,刚才他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呵……”秦风还是不答话,仍旧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样,但却没有人敢小觑这个年轻人。

          “既然这样……”陈烈似乎被激怒了,猛地一拍,直接将坐下战兽给拍死,而后整个人腾空而起,手持一杆战矛,朝着秦风杀来。

          秦风自然不会惧怕,面对陈烈,仍然是赤手空拳,迎了上去。

          “哼,狂妄至极,简直是找死!”陈诩在心中大骂,他死死攥着拳头,希望看到秦风被一矛钉死的样子。

          古漠那边见到秦风赤手空拳,也有些担忧,暗道这是不是太托大了,毕竟陈烈手中战矛可不是凡物,而是灵兵,手持这般神兵利器,战力何止上升三成。

          不过他想到秦风曾用过的那把青色古剑,坚韧异常,想必也不是凡物,风兄弟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故意示敌以弱,好打对方个措手不及,古漠在心中暗暗猜测道。

          从陈烈拍死战兽腾空杀来,到秦风冲天而起赤手空拳对敌,仅仅不过几息而已,很快二人便撞在一起。

          秦风并没有拿出青云古剑,他的拳头绽放黄金神芒,灿灿如浩日砸落。

          “当!”

          秦风的拳头砸在战矛之上,传出金石爆响之音,这一只肉拳,竟能和神兵利器相媲美,当真令人心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