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2章 斗地主的彩头(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哎呀,我们也没说不卖给他车票,乘警同志你急什么啊!”另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长相秀气,年龄比之前那个大一点,但一看就是沉稳的那个类型,一看闹僵了,赶紧来出来打圆场,她接着说道:

          “这样吧,各退一步,我们让出一张票,这位同志可以进来,但是别再让其他人来了,毕竟我们两个女人,不安全,这要出了问题还得是你们承担的!”

          “行,我先谢谢了!”李向阳抢先一步答应道。

          那乘警见目的也达到了,也就没再说什么,毕竟票是人家买的,真要闹起来了,还指不定谁对谁错呢,乘警拍了拍李向阳的肩膀,走了出去,带着那俩民工去了普通车厢,那俩民工一脸的羡慕,奈何自己下手晚了。

          “同志,我这位姐妹就是心直口快,你也知道的,女人出门在外要多戒备一些的!多多原谅!”那后来的女人说道。

          “是我莽撞了,打扰两位了,但是也是事出有因,这票我双倍的价钱买,就图个旅途能愉快舒适些!”李向阳说道。

          “别,既然能相遇都是缘分,你这双倍我们可承担不起,这样吧,票我们送你,但是你要住在那边的上铺,这样我们能安心一些!”那个女人说道。

          “行,都可以,你们觉得可以就行!”李向阳也不挑。

          “我还有个朋友在前面的卧铺间,我去告诉他一声,一会儿回来!”李向阳又说道。

          “你可别领人回来!”漂亮女人说道。

          “不,我就是跟他打个招呼!”李向阳应道。

          其实她们这样李向阳也能理解,女人出门在外,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如果是自己的女人出门这样,李向阳也会觉得理所应当的,所以李向阳对这两个女人倒是没什么不满。李向阳找到吴志强,把自己住的地方和他说了一下,就说了一声下车站台会合,没有说别的就走了,倒不是李向阳不想说,而是怕说多了又惹出八卦了,毕竟自己在镇上花名在外的。

          李向阳慢悠悠的回了卧铺间,其实他也不想和两个女人搅和到一个卧铺间,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啊,李向阳敲了敲门,进去了,门没锁,显然给他留着门儿呢,二度回来的李向阳一进屋就看到,对面的上下铺都拉上了帘子,甚至连他们要自己睡的那个卧铺也拉了帘子,李向阳不以为然。

          “你回来了啊,那个帘子我们给你拉下来了,不好意思!”那个沉稳的女人说道。

          “是我不好意思,打扰了!”李向阳客气的说道。

          说完李向阳脱了鞋,干净利落的爬上了床铺,老老实实的躺了下来,其实现在还不是很晚,他倒不困,只不过,眼前这形势,李向阳只能这么做,躺了一会儿李向阳也觉得无聊,他急匆匆的也没什么行李,就兜里的钱和手机。

          “唉,邱姐,我睡不着!”漂亮女人突然开口说道。

          “我也睡不着,那怎么办?丽丽!”邱姐回道。

          “要不我们玩扑克吧?”丽丽叫嚷道。

          “就我们俩怎么玩儿啊?没意思!”邱姐说道。

          突然这个丽丽一把拉开床铺遮挡的帘子,翻身坐起喊道:

          “喂,蹭卧铺的,你没睡吧,起来咱三个人斗地主啊?”

          这个叫丽丽的女人还真是不见外,前一秒对李向阳还很戒备,分分钟都夹枪带棒的说话,下一秒就张罗着找他打扑克,李向阳有些无语,索性假装睡着没理她,这丽丽可不是个随便就能打发的主儿,一看就是大大咧咧火辣辣的类型,这女人翻身下地直接到了李向阳的卧铺旁边。

          “刺啦”一使劲。

          那卧铺的帘子就被拉开了,李向阳瞪着的眼睛,正好和她对上,李向阳愣住了,他没想到这女人能主动来拉他的帘子,四目相对,加上李向阳刚才不出声装睡,这一下子就有些尴尬了,这个时候那个邱姐拉开了帘子,看到了两个人的尴尬,她打着圆场说道:

          “既然醒了,就一起玩儿吧!”

          李向阳实在不好意思驳了人家的面子,点了点头,从上面的卧铺爬了下来,他穿好鞋子坐在了自己这边的下铺那,这俩女人拉过来一个行李箱,那个丽丽坐在那行李箱上,这样三个人做好了,丽丽翻出本杂志用来垫着。

          她翻出这本杂志的封皮可够火爆了,全是光着身子的男女,一时间三个人都有点尴尬了,最要命的是,那个封皮上还有几行大字写着,那是相当的劲爆。

          九旬老太为何裸死街头?

          数百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

          小卖部干活套为何屡遭黑手?!

          女生宿舍内衣为何频频失窃?

          连环强歼母猪案,究竟是何人所为?

          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是人是鬼?

          数百只小母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是性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去看那上面的字,三个人有两个都有点脸红了,一个是那个邱姐当然另一个是哪个丽丽了,毕竟这杂志是她拿出来的,这丽丽本来生活作风比较开放,爱看个黄色野史什么的,临上火车为了打发时间,买了本杂志,看了一半觉得无聊就拿出来垫桌子了,这下子悲剧了。

          大家恐怕都知道她重口味了,李向阳努力转移视线,最后倒是邱姐是在憋不住笑了出来说道: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