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章汪大白(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次换我迷茫了,这个名字未免乡俗了些,看周可可的反应这人却好像很厉害。话说回来,能在大半夜开着灯去别人家搬空保险箱的人,也该是个狠角色。

          “这个人是谁?”汪大白下巴冲床上的卫奇一抬,付钏文继续介绍:“卫奇,上次从洞术祭里救出来的人,这次的饵。”我脑子一闪,从付钏文的话里抓到个关键词:“洞术祭?那是什么东西?”“做什么饵?”与此同时,周可可问出的是这句话。付钏文不知从哪拿出一张椅子坐下,从手上解下一条手链,一边,汪大白随意的往床沿上一靠,也取下了手上的手链,付钏文将两人的手链并在一起,一道蓝光一闪,一块五十多寸的立体屏幕出现在房间里,我第一反应就是给自己的大腿上来上一下,疼得我脸都青了,不是梦,你们这些怎么这门高科技的?

          估计看我脸色诡异,付钏文解释了一下:“立体成像,我们的科技能力是值得信赖的。”周可可在一旁疯狂点头,我心说你们俩可是给自己的组织找回颜面了是吧。汪大白插了句嘴:“能快点不?我都饿了。”付钏文“哦”了一声,点开屏幕上一个文件夹。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付钏文给我们详细介绍了他们的组织里从发现洞术到如今的过程,说了半天,我知道的东西也没比刚才多多少。可能是汪大白东张西望的动作幅度太夸张,付钏文黑着脸把立体屏幕收了起来,手链还给汪大白,然后对他说:“给他吧。”汪大白一脸纯良的笑:“什么呀?”付钏文皱皱眉头:“别闹,这次是任务,再说都没人问你金条的事情。”汪大白“切”了一声,满是不情愿的递了一张卡给我。

          我低头看看,那是一张普通的银联卡,付钏文说:“你现在受到警方通缉,原本的账户已经被冻结了,这是从你账户上保下来的资金,二十万左右,你不益带太多资金,所以还有一部分存在另一张卡上,事情结束给你。”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提起勇气去问我老婆的情况,付钏文主动安抚我:“你夫人现在在她父亲那里,你不用担心。”他还想说话,我抬起头阻止了他,他毕竟跟了我好几年,我的脾气还是懂的,我想扯出个笑,却看见付钏文在我面前突然消失了。“什么玩意!”我大惊,又想去掐自己的腿,周可可一把抓住我:“立体影像嘛!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汪大白拍拍我的肩膀:“你挺有钱哇,这一路都交给你了啊?”我有点没反应过来,见他笑着掐了掐卫奇的脖子。“嘤”地一声,这小子醒了。

          卫奇听了我们的解释,大致接受了“自己人派来的帮手把自己掐晕了”的事实,也对此行必定的事情无卡奈何了。外面的街市依然有声音和香味传来,周可可嚷嚷着要吃肉,汪大白非常赞同,卫奇晕了吧唧的,但还是带我们找到了一家味道很好的苍蝇馆子。一顿饭吃了二百多块,不贵,但是我心里估算了一下,这一路上爬山装备都要自己买,再加上吃饭、住宿,身边的三个人都是吃定我了的样子,我这二十万估计只能勉强够用。

          卫奇说自己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东西,我回卫奇的小屋拿了包,周可可问卫奇外面的花花草草用不用管,结果卫奇向我们展示了他自己设计的“全自动雨水收集灌溉系统”,汪大白啧啧称奇,还真有人会为了盆景费这么大功夫,我心说你还没有见过我一个专门玩园艺的舅舅,那个人都恨不得自己变成浇灌系统。

          汪大白和周可可手里都有付钏文发送的行动资料,我们此行的目标是每三年一次的洞术祭,这个在资料上唯一有记载的是在阴历七月初七到七月十五之间的这段时间里,洞术的族群必有大事,什么大事?不知道,我们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准备,然后一头扎进诡异洞术的禁区里。要是搁在平时,别人当故事跟我讲我都觉得扯淡,但是现在我找了家酒店定了两间房,与一个疯丫头和两个今天才认识的人,对着少得可怜的资料讨论对策。在将近四个多小时的“你觉得该怎么办?”“我以前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啊!”“你还能记起来点什么吗?”等等没有营养的对话后,我们四个人一筹莫展的集体饿了。于是在夏夜里,四个人商讨出了今天第一个结论:快晚上十一点了,但是想吃的时候夜宵也是可以吃烤肉的。

          星级酒店的厨师全天候命,四人份的烤肉炉子加配菜上的很快,给摆桌服务员小费的时候,我竟产生了很久没有过的“自己真没出息”的感觉。

          我们四个人围着桌子坐下,烤肉架还在预热,周可可和卫奇已经很猴急的开始先吃水果了,我给汪大白递了只烟,他接过去直接用手指点燃,我大为惊叹,他伸过手来给我也点上,另外两人一边往嘴里塞水果一边嘟嘟囔囔的惊叹着,我把酒店的火柴丢到桌子上,想套套汪大白的底,但我还没开口,汪大白先来了一句:“我是很厉害,但是只是厉害。”我心说有门啊,就静等着他自己开口。

          周可可应该对汪大白的传说听过不少,但是她难以放弃剥好了的荔枝和桂圆,瞪着眼睛等听故事的样子着实好笑。汪大白抽了两口烟,开腔:“我不知道组织里的人怎么说我的,我只不过是好好做我的任务而已。”周可可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大概是“学渣听到学霸说自己只不过是好好学习而已”时的样子,这是卫奇的形容,我觉得一个人的功绩往往是他人附加给予的,任何一个强者,都不会对自己的能力报以赞叹和惊奇,弱者仰望强者的一切的同时,强者有时也有着“你们为什么不上来”的想法,但是强者的对弱者的观察比弱者对强者的要少,强者永远在前行,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去顾及目标以外的东西。

          说道强弱对比,大概是在了解别人后,是说“嗯,确实是不容易”或“好厉害啊”的区别,吃完烤肉以后,汪大白的故事和周可可作为旁观者的注释让我产生了“卧槽尼玛你怎么能这么强”的感觉,我发现我和眼前这人的强弱差别已经是我只能躺倒任的程度,不过我也发现另一件事:这货的武力值很高,但是领导力简直是负值。

          这让我又喜又忧,喜的是:汪大白这人是个可以放心用的超级枪头;忧的是:现在看来,这四个人里只有我靠谱点了,行动中发生点意料之外的突发状况,或者万一我出点啥事,最有战斗力的汪大白同志连个做决定的能力都没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