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二零四 虚遥子耍大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听说是虚遥子在黄华国度的大牢做客,林华顿时对赵果和许之一两人没了兴趣,转而急忙向着黄图去报告这件事。←頂點小說,

          而也没多久之后,黄图等人急急忙忙的跟着林华赶来,他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刀祖虚遥子何人?虽然他极少在九陆行走,也极少有人亲眼见过他的真身,只是传闻此人乃是刀祖,以刀入道,与剑仙子墨、枪神风小楼并称九轮三客。

          到底虚遥子的修为如何,无人知晓,但他的两名徒弟却是在九陆声名远扬,一位是鬼刃西横,曾经一夜屠戮战玺主四位少将,因而得了鬼刃之名。而他的另一位弟子也就是赵果手上的狮头宝刀的主人狂刀。

          两名弟子的名号已经能够震动一方了,那么他们的师傅虚遥子的本事又该有几何?

          “晚辈黄图,今日能够得见虚遥子前辈,实在是三生有幸啊!”黄图尚在门口,就已经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群人呼啦一下钻进了大牢。

          这大牢原本就是用来关押重犯的,所以牢房设计也是相当严实,所以通道较为狭窄,而单个牢房的空间反而变得很大。

          现在这么一群人挤了进来,顿时将通道塞得严严实实,许之一和赵果两人你看看你,我看看我,也只能苦笑。

          现在的主角可不是他们两个,而是在牢房尽头的那位虚遥子前辈。

          “嚷嚷什么,嚷嚷什么!”只听牢房尽头传来虚遥子的叫骂声,“这一大清早的就这么吵吵闹闹的,那两个臭小子进来的时候就把老夫的清梦给搅乱了,现在你们这一堆人进来又要干什么?”

          许之一心中想到,这个虚遥子名气大,脾气也大。现在是黄华国度的国主亲自来见他,居然还摆架子,看来真的是有一种耍大牌的样子。

          不过他连黄图这样身份的人都不放在眼里,那么必然就会有他足够骄傲的资本,而现在黄图对虚遥子摆架子的行为却没有一点不悦,反而是确认对方是虚遥子后感到更加欣喜,因为他知道虚遥子这人就是脾气大。

          “虚遥子前辈切莫怪罪,晚辈黄图也是因为心中欣喜能够一睹前辈真容,所以才太过胆大妄为了,我这就让他们都退出去。”

          说完,黄图对着身边的人喊道:“你们都出去!”同时小声的对林华说,让他将许之一和赵果两人接出去,等会儿他与虚遥子谈完正事之后再来。

          其他人在接到黄图的命令之后就安静的退了出去,而林华正要将许之一和赵果两人带离的时候却听到虚遥子开口说话了:“他们两个可以留下,不然你们就一起走吧。”

          黄图听到虚遥子的话顿时心中一惊,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许之一和赵果二人,眉宇间已有些紧皱。

          “难道你还担心老夫会害了你不成?”虚遥子随即怒喝一声,“像你这样优柔寡断的,黄华国度还能有救?”

          “前辈教训的是,晚辈确实是多虑了!”黄图被虚遥子这么一怒喝也除去了忧虑,对着林华说道,“你先出去。”

          “是!”

          “等等,你把我的小徒儿黄子韬也叫过来。”

          此话一出,顿时让黄图和林华两人惊诧万分,原先只知道虚遥子有两个徒弟:鬼刃西横和狂刀,却没想到他还有一个徒弟,正是黄华国度的六王子黄子韬。

          “子韬”黄图嘴角留有一抹苦笑,想不到自己最不受宠的儿子居然是虚遥子的徒弟,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要见虚遥子还得再自己儿子的陪同下才可以。

          不过许之一并不知道黄子韬是谁,但是赵果知道,而且赵果和黄子韬的关系其实还不错,要不是因为黄图的缘故,他们两个很可能已经是结拜兄弟了。

          “黄子韬是黄图的六个儿子,他可比这个老头子要有能耐的多了。”赵果轻轻地告诉许之一。

          其实如果黄子韬能够接替黄图的国主之位,赵果兴许也不会反叛,而黄华国度也不会搞得现在这样子。

          许之一点点头,想着看来这个黄子韬还挺得人心的。

          林华转身离去,一时间大牢里面就只有许之一、赵果和黄图三人,至于那名虚遥子前辈依旧没有现身。

          此时的气氛也显得尴尬了起来,一来许之一与黄图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两人在九轮天殿之时就已经有了矛盾,而现在林育贤阁出世说是因为许之一是异世天星,会给黄华国度带来转机,所以黄图内心是非常纠结的,前一刻还是敌人,现在却是他有求于对方。

          同样的纠结情况也在于黄图对赵果的身份。这个赵果可是黄图日夜都想干掉的眼中钉,如果不是他,恐怕现在的局面黄图还能控制,而如今整个黄华国度分崩离析,内乱不断的同时还有九陆其他国度的强敌入侵,内忧外患可以说是赵果起了推进的作用。

          大牢里面安静的出奇,虚遥子也不再发话,而黄图和许之一他们两人也没有对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黄子稻的到来。安静的空气中,似乎可以听到他们的心跳。

          也就过了一刻钟的样子,黄子韬风尘仆仆的冲进了大牢,口中呼喊:“师尊是否无碍?!”

          可等他进入大牢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父亲也在,先是一愣,随即行礼问道:“父亲是否无碍?”

          听到黄子韬进门先问虚遥子是否无碍,而不是先问自己,黄图心中也有些恼怒,但现在自己的这个儿子可是虚遥子的徒弟,即便是再不爽,也要暂时压制,毕竟他现在急需虚遥子出山帮助他黄华国度度过眼危机。

          而黄子韬也是被林华摆了一道,当时林华去叫他的时候只说虚遥子现在被关在大牢里面,却没说黄图也在,所以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嚷嚷什么,老夫能有什么事,你这臭小子急急忙忙的到底是做些什么,遇事慌张,如何能够成就大事,真是老夫当初瞎了眼,居然会收你做徒弟!”

          叫骂声中,虚遥子从阴暗中走了出来,气场十足,霸气侧漏。。

          ↑返回顶部↑

          目录